分類彙整: 最新消息

「2021年臺中客家文化研討會暨古國順教授紀念論壇」 徵稿

各位客家的前輩、朋友們:
「2021年臺中客家文化研討會暨古國順教授紀念論壇」 開始徵稿嚕,任何與客家相關議題的論文都歡迎。另外,為紀念古國順教授,相關紀念他的論文也在徵稿子題中。
活動網站連結:https://reurl.cc/pgd1gZ
收件日期:2021年7月15日摘要截止收件,8月25日全文截止收件。
舉辦日期:2021年10月1日(五)
會議地點:靜宜大學伯鐸樓小劇場、伯鐸樓121階梯教室
投稿信箱:wefamily20211001@gmail.com

哀悼 古國順教授辭世

本會前監事主席 古國順教授於 5/21 日上午辭世, 享壽 83 歲. 古教授係楊梅人, 畢生投入客語薪傳工作, 致力推廣客家語言文化, 獲得國家授予客家傑出成就獎與客家貢獻獎肯定. 古教授在制訂台灣語言音標與建立客語能力分級認證考試制度等方面貢獻卓著, 本會對其辭世深感惋惜與哀悼.

古國順教授線上追思會

# 致力研究客語傳文化 古國順辭世享壽83歲

國立中央大學客家學院客家電子報

這位提供每一期電子報个連結,歡迎參考利用,投稿資訊:
http://hakka.ncu.edu.tw/hakkastudy/enews/?id=3
==============================================================================
徵稿說明:《中大客家電子報》竭誠歡迎各界投稿,凡與客家相關的主題皆在徵稿範圍,本報鼓勵來稿以客語漢字書寫(客語腔調不拘,請附客語音檔),文長800-1000字左右,可附1-2張照片(請註明出處來源)。稿件採隨到隨審方式,文稿經審核刊登後,將致贈稿酬新台幣600元整,版權歸中大客家學院。稿件請寄電子郵件信箱 ncu33480@ncu.edu.tw。

推廣客家語文

借漢字个準則

【文/羅肇錦∕國立中央大學客家語文暨社會科學學系榮譽教授】
http://hakka.ncu.edu.tw/hakka/modules/tinycontent/content/paper/paper358/358-1.html

從細聽世大人講「做人做事愛有準則」,算來麼个安到準則,亻厓一直疑疑狐狐。一下變老人家吔,正知準則係大家認定做得比對个規則。像賢孝爺哀良善對人係做人个準則,這還算異容易了解,但係做事个準則,就無恁該喔。因爭做人个準則大概做得自家來掌穩,但係做事个準則還愛考慮環境个因素,也就係愛考慮別人个立場。該就愛定出一個對比个規則,處理起來合情合理、合規合法,正安到做事有準則。

     像客話長遠以來就淨講話毋使寫字,但係在臺灣這十過年來開始用漢字寫作,處理个方式當多係無準無則。有兜人講毋使照漢字形音義个規則,隨便擇一隻好寫好認个字公布出來就做得,有兜人又講用國語个漢字拿來讀客話就做得。這係全毋了解文字本質意義所講出來个閒話,像客話个「棉鼻公花」、「狗貼耳」,係講大家就採用國語个「馬櫻丹」、「魚腥草」來做客話,該客話个「棉鼻公花」、「狗貼耳」,加一代人落去就毋記得淨淨囉。

     尤其,像「狗貼耳」這種藥草,從亻厓還細就講「狗點米」毋知字仰般寫,開始轉寫漢字,就不管厥个形音義,照等話音寫「狗點米」,到背尾正知愛寫「狗貼耳」正著、正有意義。原來祖先恁仔安名,係講葉仔像狗仔个耳公貼貼。毋故,做麼个「狗貼耳」會講「狗點米」呢?再過了解厥个讀音變化,原來係「貼耳」同化到「點米」个走音(diabˋ ngiˋ→diamˋ miˋ),這同「木耳」走音到「木米」道理共樣。但係「茶葉」安到「茶米」个道理又無共樣喔,「葉」變「米」,無走音个關係,完全係講茶葉曬燥吔,形仔像米粒个樣仔。可見愛借用漢字定著愛用漢字个形音義來尋厥變化个準則,正毋會鬥毋著空缺。下背再過整理出借用漢字个四隻準則,請學者專家指教。

     第一則:借自家个讀音(做毋得借國語借學老話)。借漢字,愛借客家自家个漢字音,做毋得用國語音或者學老音个漢字。像「嗄……」个「嗄」借國語音ㄕㄚˋ轉過來讀sa ,這係毋著个借字,毋當借客家話个同音字「社射舍」儘採拿一隻sa字來用,就比面前該隻「嗄」,還較合用佢个用字道理。其他「逗熱鬧」愛「鬥鬧熱」正著;「米苔目」愛「米篩目」正著;「風搓」愛「風篩」正著。學老人用字乜共樣,「好康」愛「好空」正著;「等大人」愛「轉大人」正著。「勾勾纏」愛「糊糊纏」正著,總講有音無字,愛借自家个字音正做得。

     第二則:借共類聲調个漢字(漢字有陰平陽平陰上陽上陰去陽去陰入陽入,愛一一對應)。像「喙」係去聲字,做毋得用上聲个「嘴」字,「嘴」係上聲字,做毋得用去聲个「喙」。讀「miˊ 國」就愛寫「美國」;讀「miˋ 國」就愛寫「米國」。讀「inˋ 人」就愛寫「應人」,做毋得寫「引人」;讀「en 喙」就愛寫「應喙」,做毋得寫「恩嘴」。這就係一隻漢字音,愛借用共調類个字來用。當然乜做毋得借國語用字意思同客話共樣,但係調類無共樣个字來用,像做毋得借「哭」來做「噭」;做毋得借「膏」來做「糊」;做毋得借「聊尞」來做「燎料」,全部就係聲調毋合。

     第三則:聲韻接近(共一個發音部位共一個韻部)。像南部客講「bod ˋ 粄」,北部人講「fadˋ粄」,其實係共隻「發粄」个漢字;客家話个「客」讀hagˋ,同畲族人讀ha,音相近,其實共隻詞,原來係「山仔」个意思。zungˊ iongˊ(中央)同dungˊ ongˊ(中央),佢該係文讀同白讀个差別定定。學老話个「罪」讀zue,客話讀cui,國語讀zuiˋ,字音雖然音韻有兜仔差別,毋故照濁音變清音个規則來對,完全就合音个字。這點清楚表示,借用漢字毋知厥形音義个關係,絕對借毋著正確个漢字。

   第四則:比對對應字(無共時代無共空間个用字)。像「豬哥」同「豬豭」,「羊哥」同「羊豭」,係講用來做種个豬仔同羊仔,goˊ(哥)gaˊ(豭)係無共時代个音,「哥」係現代音个借音字,「豭」係古字,表示「雄性做種」該種牲畜,比對起來看,goˊ 就係gaˊ(「哥」就係「豭」)。這種現象愛靠多看資料,正尋得出佢兜个真正關係同意義,這位就無愛講忒多。

     總个來看借用漢字,最重要个係愛用自家个讀音來尋字,還過尋好用字,愛檢查聲調有共型無?再過正來比對聲韻,係毋係符合歷史語音變化个規則;最尾就愛看無共時代無共地方个各種用法,來比對出盡正確个客話用字。